1110搜索
网站导航: 资讯 视频 酷站 下载 上网导航 流量交换
标签: 挂靠探针微距经书贾玲获奖张小斐哭了imooc齐天大圣Hamsley开源应用万万人体食品伙伴网妇科代理加盟海珠试行闭环泡泡出差阿里安全

“印度TikTok”集体溃败:融不到钱,养不起网红

时间:2023-04-28 00:31:17 阅读:441 评论:0

印度的短视频平台正在与网红们解约,广告商们也在削减预算,最困难的时刻显然还未降临。而他们,一度因为印度政府封禁TikTok和Kwai(快手海外版),本土短视频被国际资本疯狂追逐。


一位来自印度西部拉贾斯坦邦的27岁网红,曾将内容创作者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而自2022年11月,与印度短视频应用Moj解约后,他的收入下降了45%。


20多岁的时候,这位内容创作者就开始在TikTok上当网红。几经思索,他决定将网红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虽然制作短视频不见得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但优点在于,可以留在家乡灵活就业。


2020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禁止TikTok。看到抖音和快手在中国的成绩,以及TikTok和Kwai留下的空白,精明的印度创业者闻到了血的味道。Moj、Josh、MX Takatak等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快速涌现。


在TikTok粉丝们的帮助下,这位内容创作者与Moj签订了合同。Moj为Mohalla Tech Pvt.Ltd所有,同时经营着社交平台ShareChat。


2022年,凭借与Moj的合约,这位内容创作者每月可以赚到610美元(根据印度劳动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3年1月,印度平均月工资为33142卢比,约合400美元)。在Moj上,他有100万粉丝,每月的工作就是在Moj上发布30个视频。为了帮助Moj吸引更多的用户,他还需要每月在Instagram上发布10个视频。在Instagram上,他有9万名粉丝。此外,他还经常被选中参加品牌宣传活动,每个宣传视频可赚60美元。


但与Moj解约后,往日不再重现。这位网红目前没有与任何头部的短视频平台签约,而这也正是大部分印度内容创作者所面临的现状。


资本断供,再加上印度贫瘠的广告变现土壤,享受过封禁中国应用“红利”的印度短视频平台,正从风口极速坠地。


1、困 境


印度至少有8000万名内容创作者。据风投公司Kalaari Capital的一份报告显示,只有15万人靠当网红谋生,大部分人每月收入约为200-2500美元。


很快,裁员潮涌现。截至2022年12月, Josh母公司Verse Innovation裁掉了5%的员工,约150个职位;Moj的母公司Mohalla Tech解雇了约500名员工,占员工总数的20%。


据网红和前员工们透露,与Moj和Josh短视频平台解约的创作者们,此后收入下降了一半。为此,一些内容创作者转战Instagram和Youtube,以期弥补收入,还有一些内容创作者转行从事其他行业。


Moj的一位发言人否认了创作者收入下降的说法,称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一些创作者的收入实际上提高了。Josh的联合创始人Umang Bedi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自2022年起,Josh平台实现内容货币化,创作者们的收入有所增加。


但印度短视频应用却出现广告收入放缓的状况。广告是短视频应用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广告商们正在削减预算,并重返谷歌、Meta等经久不衰的流量投放渠道。


由于印度短视频受众主要源自印度二线及以下的城市市民,这些平台采取何种形式度过低迷期,不仅事关印度内容创作者们的命运,也对印度线上广告的走势产生重要影响。


2、暗流涌动


一位Josh前员工说,2022年9月, Josh与大量创作者解约,并要求创作者们直接与品牌打交道。


Bedi表示,鉴于Josh发展的“成熟度”,固定的合约很多余,Josh正转向一个 "基于效率的模式"。


”我们的货币化计划奖励那些接触Josh用户的创作者,让所有的创作者根据内容质量赚钱。这才是真正做到以更公平的方式,奖励优秀的创作人才,“Bedi说。


此举激怒了创作者们,很多人跳槽到其他短视频平台,如Moj、Tech4Billion Media Pvt. Ltd旗下的Chingari等。但在两个月后,Moj效仿Josh,也建立了基于视频浏览量的周支付模式。


Moj发言人否认解约会引发创作者的不满,或会对平台造成影响,他表示“平台上活跃的创作者人数正在持续增加”。但该发言人没有列出具体的数字。


这与2021年的创作者市场完全不同。2021年,印度短视频应用为争夺顶级网红,大打竞价战,签订独家合约。这些短视频应用通常由TikTok印度公司的前员工创建,获得了大量的风投资金。除此之外,所有创作者都可以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免费发布创作内容,这两个平台是印度最重要的获客渠道,也是创作者利润丰厚的广告收入来源。


这些短视频应用根据内容流派、原创性和粉丝数量对创作者进行分类。同时,基于这些指标,以及创作者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粉丝数量,来制定合约标准。据一位Moj前员工透露,“那些主要制作原创内容的创作者,会被纳入特别项目,比如Moj Spotlight。通过这些项目,创作者可以获得更多的认可,从而与更多的品牌合作,但最重要的指标还是粉丝数量。”


这种分类模式存在两个好处。第一,可以根据广告活动的需要,选择相应的创造者。第二,根据长期的合约和个别的广告活动,确认需要对创作者支付的金额。


Moj平台上,粉丝量达数百万的顶级网红,每月可赚1220美元。粉丝量达1万-50万的小型创作者每月可赚120-370美元。


据Josh的前高管表示,创作者与Josh签约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Josh在2022年中期才开始将平台货币化,比Moj晚一年多。


Josh前雇员说:“与Josh解约的网红大多是微小型创作者,我估计有一半小型创作者与平台解约了。”许多愤怒的创作者降低了视频发布频率,有些甚至彻底离开了Josh平台。


Bedi表示,“与平台解约意味着一些网红落选了,这为真正的人才铺路。通过Creator Pro方案(Josh的货币化方案),我们相信Josh的创作者们会进一步货币化,最终达到10万名创作者的目标。”


许多创作者正在减少对印度短视频应用的依赖。一位制作健身和美容视频的孟买创作者,如今正从事表演和模特工作,他在Moj上有一百万粉丝。


另一位制作搞笑视频的创作者,如今已经转战Instagram、Facebook和Youtube。他的收入实现了增长,因为他已经能够在Instagram上与品牌合作,一个视频的收入高达122美元,而在Moj上,一个视频的收入仅为50美元。


Instagram拥有更强大的创作者基础,且该平台主要面向品味独特的城市富裕人群,广告商专注高净值人群,为受众量身打造内容。而来自印度短视频平台的创作者们,他们往往专注于为印度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受众定制内容。因此,在Instagram上,印度创作者很难转型成功。


一位创作者表示,“钱没了还可以再赚。最痛苦的打击是,家人们开始质疑我将内容创作作为一个全职工作是否稳定。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说服他们。”


3、广告衰减


据前员工们透露,Moj和Josh与网红们解约,是为了控制成本。2022年3月-2023年3月,Josh的母公司Verse Innovation亏损3.12亿美元,Moj的母公司Mohalla Tech亏损3.64亿美元。


而与此同时,另一场风暴正席卷而来。


广告是短视频平台最主要的盈利方式。但据前员工和网红们表示,广告商们仅将印度短视频平台看作提高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的工具。


“转化成网站访问量或购买量不是最主要的指标。”一位Moj前高管表示。


鉴于印度创作者们在二线城市的受欢迎程度,因而他们主要吸引的是一些快消品牌,如百事可乐等。据前员工和网红营销高管们透露,付费的广告商们主要包括真金游戏公司,如Dream11、Mobile Premier League;金融科技公司,比如PhonePe;电商公司,如Flipkart、Amazon等。


大量本地小品牌也伸出了广告之手。据一位网红营销高管透露,“对肥皂品牌Mysore Sandalwood来说,在短视频应用上投资一些卡纳达语(印度官方语言之一)网红非常有意义。”


4、短视频平台的广告经


在印度短视频平台上,一场全国性活动可花掉2.4万-9.8万美元,而规模较小的区域性广告费可低至6000美元。


据Moj前员工透露,“在2022年年底,Moj上,一个话题活动价格约6万美元。”


但Moj拒绝确认广告活动的费用范围,“Moj提供各种定制的广告和受众解决方案......广告活动的规模取决于广告商的预期目标、活动期限等。”


广告商的主要目标是提升浏览量和用户对活动的有效认知。据Moj前高管透露,2022年上半年,Moj的单位展示成本(CPV)约为0.001美元。“但我们与广告商商谈时,发现他们并没有谈及CPV,而是将重点放在目标人群定位和网红的组合上。”


在过去的一年里,广告商开始缩减开支,短视频平台在其投放的优先级列表中下滑。据一位网红营销高管透露,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广告商更加关注广告投放的转化渠道。“他们争取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能够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率,并开始专注谷歌、Youtube和Instagram等经久不衰的大平台。”


据Moj前员工透露,自2022年开始,Moj的广告商数量可能已经下降了20%,同期的CPV大约减少了一半。


但Moj发言人称这种说法“完全错误”。发言人表示,“2022年Moj增加了200多个广告商”,并有一个“健康”的客户留存率。发言人解释道,CPV下降是由于人群覆盖面进一步扩大,目标人群定位进一步优化导致的。


5、网红们正越赚越少


网红们正被迫接受现实。“我们知道,短视频平台通过合约付款的方式不会持续太久。但我们没有预料到,这一改变来得如此之快”, Ali说道,Ali在Moj上拥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


更糟糕的是,Moj正以“mint”的形式向创作者支付报酬,“mint”是Moj平台上流通的虚拟货币。一个“mint”约0.006美元,一周能赚多少“mint”取决于视频的影响力。


但创作者们表示,Moj没有明确表明“mint”的转化规则。经常会出现的情况是,一个传播力很强的视频却只获得少量“mint”。一位来自印度Rajasthan的创作者表示,他有一些数十万浏览量的视频,却只能获得2000个“mint”。


Moj的发言人表示,视频的关注与点赞越多,广告的收入就越多。因此,视频的浏览量越高,创作者获得的“mint”数量越多,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数据证明。


与此同时,Josh已经停止向大部分中、小型创作者直接付款。“我从广告商那里拿到报酬,发票上写是广告商的名字,而不是Verse的名字。”一位在Josh上拥有超过一百万粉丝的创作者说道。她早年与Josh签订了一份独家合约,每月可以赚122美元,但现在,她从Josh上的收入折半。


根据行业高管们的说法,广告商也需承担一部分责任。据一位Moj前高管表示,“通常情况下,营销人员不是短视频平台的原生用户。他们只体验了一两天,就要决定如何分配广告资金。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期望得到什么回报。”


“我认为问题出在产业链上,高管们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谷歌和Facebook的数字广告可以带来什么。但高管们本身其实并不了解这些平台,只能通过营销部门决定分配”,一位Josh前高管说道。


此外,经济下滑加剧了印度二线及以下城市用户的货币化难度。


据Moj前员工称,Moj在2022年裁减了一个直播电商项目。“货币化的困难贯穿了一切,当用户的可支配收入较低时,既无法吸引广告商,也不能说服用户购物”。


创作者们也进行了反思。很多印度短视频创作者都希望能够转战Youtube、Instagram等大平台,因为报酬更高,认可度也更高。也有很多创作者正在为建立固定的粉丝群体和品牌合作而努力。


对于印度的短视频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们来说,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内容创作者行业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放缓,未来可能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希望最终的结果将是一个更加合理的生态系统,”一位网红营销主管说道。


与此同时,创作者们正在与时间赛跑。一位来自Rajasthan的创作者说道,“创作者以打赏,而非平台现金补助的方式获得报酬的模式正大量涌现。”他认为这是时代变化的标志。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1975212473,邮箱:1975212473@qq.com。
本文标签: 印度TikTok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