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搜索
网站导航: 资讯 视频 酷站 下载 上网导航 流量交换
标签: 蒋欣我的生活康熙王朝字体识别约8万游客滞留三亚模具拢隆科多乌俄爱奇艺与抖音合作连休3天中国人!跨越小品整个C罗炮轰曼联中美双方元首通话

为什么疫情过后,离婚的大量新增?

时间:2023-03-18 00:39:59 阅读:439 评论:0

晓云和丈夫分开了,原本一对幸福的小夫妻,刚刚结婚三年,按理新鲜劲还没过呢,怎么就分道扬镳呢?


晓云和陈先生是三年前结婚的,两人是相亲认识的。相亲那天,一见钟情,彼此都满意对方,两人就相处下来。


晓云25岁,陈先生28岁,两人年貌相当。晓云温柔,爱说爱笑,幽默乐观。陈先生话不多,但能理解人,自己开公司,每月收入不错。


陈先生没有什么不良爱好,不抽烟,不打牌,但每周会和朋友聚两次。不过,酒不会喝多。并且陈先生很自律,喝酒后,就不会开车,会找代驾。


晓云喜欢陈先生的沉稳,在陈先生身边,晓云会有一种安全感,心里很踏实,很享受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陈先生呢,喜欢晓云的温柔大方,喜欢晓云会做一手好菜,喜欢晓云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家,就是干净的,家,就是避风的港湾。


谈婚论嫁时,晓云的父母没有要一分彩礼,还送给晓云一辆车。陈先生也没用父母拿钱买房,而是贷款买了三室一厅的楼房。


楼房里,一个主卧,晓云和陈先生住。小卧室将来给孩子住。还有一个卧室,陈先生装修成书房,放上电脑,看球赛,不影响晓云的生活。


一切都很美好,如果生活如此下去,一切都会更美好——


但人世间,很多事情都在变化中。陈先生开的公司业务扩大,想雇新人手,正好,晓云所在的公司在裁员,晓云还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和上司吵了一架,晓云就辞职不干了,到陈先生的公司工作。


夫妻俩整日在一起工作,互相有个照应,彼此都觉得很满意。但是,疫情忽然来了,小区出去不了,公司被迫停业。


晓云和陈先生一下子都没有工作了,没有了收入,两人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去。


每月的水电费要按时缴纳,物业费要缴纳,冬天还有一大笔取暖费,都要缴纳,每月还要还一大笔的房贷。


有一天,晓云跟陈先生要钱,陈先生以往什么都不会问,直接打给晓云。但现在经济紧张,陈先生就问了一句:“上周不是刚给你家用吗?”


晓云说:“还车贷的日子到了。”


这时候,陈先生才明白,晓云父母送给晓云的那辆车子,其实只交了首付,每月还要还车贷。

2.png

家里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陈先生因为这件事,抱怨了晓云父母两句,晓云就跟陈先生吵了起来。


晓云说:“我结婚,我父母一份彩礼没跟你要,还送了我一辆车,虽然是交的首付,可也交了一半钱呢!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埋怨我父母?你要是有能耐,直接给我钱买车,我把父母给我买的车卖了,钱还给父母!”


陈先生说:“我虽然没给你家彩礼,可新房上写了你的名字,这还不够吗?”


夫妻吵架,原本就没有好话,大家都会说伤人的话。陈先生打算到外面透透气,不和晓云争吵。但是,外面去不了,连楼都出去了。他只好躲进书房。


以前,陈先生在书房是用电脑工作,现在工作都停下了,他就用电脑玩游戏。


晓云以前上班的时候,下班回家,她做饭,陈先生收拾房间。她洗衣服,陈先生就晾衣服,两人分工明确,合作愉快。


但是现在,两人都在家里,不出去工作之后,晓云做饭,陈先生却不收拾房间。晓云洗衣服,陈先生也不晾衣服。晓云生闷气,唠叨陈先生,陈先生也不哄晓云了。


陈先生也憋气呢,他怎么哄晓云呢。刚结婚的时候,晓云爱说爱笑,说话总能逗乐陈先生。可是自从都躲在家里之后,晓云的笑脸不见了,代之的是抱怨和唠叨。


陈先生最不喜欢唠叨的女人,他的妈妈就爱唠叨,他的奶奶也爱唠叨。他就想,将来结婚了,就是娶个丑八怪,也不能娶一个唠叨的女人。


陈先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娶的媳妇儿,竟然变成了唠叨的女人。为了躲避晓云的唠叨,陈先生一开始是干活的,只是,他越干越没劲。


陈先生收拾房间,晓云就挑剔他收拾得不干净。陈先生晾衣服,晓云会挑剔衣服上的褶子没有抖开。陈先生干完活玩一会儿游戏,晓云就唠叨陈先生,嫌弃陈先生胖了,督促陈先生健身。


陈先生不喜欢被女人支使、挑剔、抱怨的生活。何况他的压力也很大,房贷,车贷,物业费,水电费,哪个不需要钱呢?他心急如焚,情绪也不好,夫妻二人就经常地爆发争吵。



好不容易小区可以随便出入了,可是,陈先生的公司却一天天地惨淡下来。晓云看到公司的业绩,知道回天无力了,她就从公司辞职,准备到别的公司打工。


家里需要钱呢,不能守着一个不进钱的公司过日子啊。晓云后来找到一份工作,工资虽然不多,但这时候还有工作的地方,还有人给你发工资,已经很不错了。


陈先生呢,守着入不敷出的公司,不肯放下老板的架子,不肯出来打工。家里的支出,以前全靠陈先生,现在全靠晓云。


晓云一个人的工资,根本不够承担家里的经济压力,晓云的脾气也糟糕透了,时不时地跟陈先生吵架,希望他放下架子,出去打工。


陈先生还是支撑了一年,第二年,房租下降一点,陈先生希望东山再起,就继续租房开公司。


晓云得知陈先生又租了房子开公司,跟陈先生大吵了一架,回了娘家。


这天晚上,陈先生接到岳母的电话,让他来家里一趟。陈先生到了岳母家里,才知道晓云怀孕了。


岳父岳母对陈先生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会帮助一些,挺过这段不好的日子,将来,只要你们努力,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岳父岳母把车贷拿了过去,以后,不用晓云两口子还车贷了。陈先生和晓云也和好如初,他把晓云接回家,两人都承诺以后再也不吵架了,等待孩子的降生。


怀孕这段日子,晓云也一直坚持工作。陈先生的公司也有了一些起色,能拿回家用了,还陪着晓云一起听音乐,夫妻二人共同憧憬着,期待新生命的到来。


第三年,晓云生下一个女儿,全家都很高兴。只是,女儿出生后,家里的各方面开支都增加了,尿不湿,奶粉,女儿还要三天两头去医院看病,晓云休息不好,人困马乏,情绪也就不好。


晓云的婆婆来照顾晓云月子,婆婆的一些观念,和晓云的观念不同。婆婆认为坐月子的女人不能洗头洗澡。晓云就只好听从婆婆的安排。


但是婆婆同时又嫌弃晓云脏,不让晓云抱孩子,晓云不喜欢婆婆总是霸占着自己的女儿。等陈先生下班回家,晓云就跟陈先生抱怨婆婆的霸道。


陈先生当然不愿意听到媳妇抱怨他的妈妈,所以,他心情也不好,有时候处理不好婆媳矛盾,还加深了彼此间的隔阂。





晓云坐完月子,婆婆就回去了。晓云就让自己的妈妈来帮着照顾女儿。但晓云妈妈来了之后,跟女婿陈先生的关系也紧张起来,最后,晓云妈妈走了,晓云只能自己照顾女儿。


照顾孩子是一个很累的活儿,何况晓云生孩子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力呢。晓云每天照顾女儿,没有时间做饭,没有时间洗衣服,也没有时间打扫房间。


陈先生回到家里,看着肮脏不堪的家,听着晓云抱怨累,抱怨没钱,抱怨他下班晚,陈先生就气不打一处来。


陈先生下班回家,想歇一歇,结果,回到家里就听到各种抱怨,没有热饭热菜,没有好的环境,他后来就不爱回家了。经常找朋友在外面喝酒。


晓云见陈先生不回来,她更生气。这时候,疫情又来了,陈先生被封在家里。家里的各种费用都要缴纳,家里需要生活费,女儿需要奶粉钱,两口子因为钱的事情,争吵不断升级,甚至到了动手的地步。


陈先生的公司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晓云希望陈先生到外面打工,最起码也能挣个生活费。但陈先生却整日在电脑上玩游戏,说他有办法解决困难,公司的事情不用晓云操心。


晓云也劝说自己,不要跟陈先生吵。毕竟,陈先生虽然在家里没出去工作,但房贷正常缴纳着,孩子的奶粉钱也给晓云了,她不应该再奢求丈夫别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晓云总是感觉心跳不稳,总是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大概又过了几个月,晓云无意间查看了一下陈先生的手机,发现上面有好多催债的信息。


晓云吓坏了,赶紧追问陈先生。陈先生不得已,说他这些日子借债交房贷呢。


晓云这才知道,陈先生这三年,一直在借贷过日子,借的钱滚雪球似的涨,现在竟然欠款30多万。


这要多少年,才能还上这些欠款呢?尤其陈先生瞒着晓云借贷,更让晓云无法忍受。晓云一下子崩溃了,不想和陈先生过了,这些欠款她不知情,她不想承担。



晓云回到家里,跟父母说了详情。母亲劝说晓云,要为孩子考虑,一旦夫妻二人分开,孩子怎么办?


晓云说,孩子她要,每月陈先生付给孩子抚养费。母亲说:“晓云呢,不是谁要孩子的问题,你们一旦分开,孩子就可能没有妈妈,或者没有爸爸,这样的孩子,很可怜的。”


晓云说:“我们夫妻现在成天吵架,这样的家庭环境,对孩子就好吗?与其那样,还不如分开,各自过自己的生活,最起码,没有争吵了。”


晓云的父母还是让晓云多考虑考虑。晓云也说会考虑。


全面放开后,晓云出去找了一份工作,当骑手,送外卖,她不在乎风吹日晒,也不在乎劳累了,每月有工资拿就好。


陈先生呢,依然沉迷在游戏里,不出去找工作,他放不下老板的架子。晓云送外卖,陈先生在家也不收拾房间,也不做饭,都要等晓云回来去做。晓云的抱怨自然更多了,对陈先生也越发不满意。


晓云对陈先生说:“你知道吗,我送外卖一个月能养家,如果你送外卖,不用你照顾孩子,你一个月的收入会更多,还房贷是轻松的事儿。”


陈先生却说:“我一个大老板,让我出去送外卖?亏你想得出!”晓云抱怨陈先生不出去工作,只会借债过日子,陈先生抱怨晓云乌鸦嘴,两人又吵起来。女儿在一旁吓哭了。


看着吓哭的女儿,晓云决定了,她就是为了女儿,也要跟陈先生分开,跟这样一个没有能力对抗生活压力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对女儿未必是一件好事。



晓云也想为自己活一回,不想在婚姻里委屈求全。陈先生最初给过晓云的安稳,踏实,都已经不复存在。相反,现在生活里的压力和伤害,都是陈先生带给晓云的。晓云觉得他们的婚姻,已经失去了意义。


陈先生也有同感,以前温柔乐观的晓云不见了,晓云变成了泼妇,抱怨、唠叨、强势,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晓云和陈先生最终协议分开了。孩子归晓云,陈先生每月给孩子拿抚养费。陈先生在外面的欠款,由他自己解决。房子也归陈先生所有,车子则归晓云。


晓云抱着女儿回了娘家,父母帮她照看女儿。晓云继续当骑手,风里来,雨里去,挣钱养家。但生活中没有争吵了,也不用为丈夫的错误买单了,她觉得这样的生活虽然孤单,但痛快。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1975212473,邮箱:1975212473@qq.com。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