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搜索
网站导航: 资讯 视频 酷站 下载 上网导航 流量交换
标签: 倒序威少情景哔哩哔哩开放平台临沂3天120人感染兰州通报男童中毒铁饭碗各地创新gaming pc上分世界杯沈思电子网友和微信问一问

2040年参加高考人数或不到600万

时间:2023-02-25 09:06:00 阅读:634 评论:0

继前不久多地小学发出“学位预警”后,近期部分幼儿园招生荒也登上微博热搜。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近11年高考报名人数和同年出生人口发现:从2012年到2022年,每年报名高考的人数稳定在1000万上下,不过出生人口在11年里下滑了1017万。从2021年开始,同年出生人口和高考报名人数已形成“逆差”,到2022年,二者“逆差”翻了13.8倍。


据数据推算,按照当前普职率和大学本科招录比,到2040年参加高考的人数或将降至不到600万,其中本科生或仅200余万。这一生源数量或将远小于大学的招生需求。


小学学位预警与幼儿园“招生荒”同步上演


“全面二孩”政策后,2016年和2017年出生人口迎来了小高峰,这两年新生儿数量都超过了1700万人,尤其2016年新增人口更是达到了1883万人。进入到2018年,“二孩政策”影响回落,当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其后出生人口数量走低。


生育人口的变化,直接影响着基础教育生源的走向。按照6岁的入学门槛,2016年、2017年出生的孩子眼下进入正是入读小学的时段,集中出现的入学青少年,让广州、大连、长春等多个大中城市发出了2023年秋季义务教育入学的“学位预警”。


在近期出现小学入学难的同时,一些幼儿园又出现“招生荒”。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2022年我国出生人口为956万,自1950年来首次低于1000万。相比于2016年的新生儿“小高峰”,去年新生儿数量减少了927万。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6年来的出生人口发现,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数为1523万,到2019年回落至1465万,此后3年分别又降至1200万、1062万和956万。而这一批新出生人口,正是当下幼儿园招生的主力军。


近1年内,高考报名数与


同年出生人数“逆差”翻13.8倍


相比于已经表现出的基础教育影响,人口变动对高等教育的辐射同样让人关注。


眼下,我国已经建成世界最大规模高等教育体系。红星新闻记者梳理近11年的高考报名人数发现,这11年每年参加高考的人数稳定在1000万上下,与此同时出生人口在这11年里下滑了1017万。自2021年开始,高考报名人数就开始低于同年出生人数。


记者统计发现,从2012年到2022年,其中2012年高考人数和出生人数差最大,二者缺口达到1058万(出生1973万,高考报名915万)。此后两项数据的差距逐步变小,但多维持在800万左右。



图据国家统计局


自2018年开始,同年的高考报名数和出生人口数比例开始大幅缩小,彼时两者差距缩至548万(2018年出生人口1523万,高考报名数975万);到2019年缩至434万;2020年缩至129万。


2021年开始,出生人口数量开始低于同年高考报名人数,当年高考报名1078万,出生人数1062万,二者“逆差”达到16万;到2022年,高考报名人数升至1193万,出生人数却降至956万,逆差进一步提高到237万。换言之,一年内高考报名人数和出生人口数的“逆差”,翻了13.8倍。



制图:杨雨奇


一位人口专家表示,从人口发展的角度来说,人口无论是减少还是增加,最好是平稳进行、缓慢变化,这样才能让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平稳过度,对教育布局不产生太大冲击。


按当前招录比或难覆盖高校招生需求


以2022年出生人口基数(956万)计算,假设均完成了初中教育,按照当前初三毕业生参加中考升学的“普职比”(2022年普职比约为6:4)即其中60%参加高考,那么2022年的新生儿中,也将只有不到600万左右的学生在2040年参加高考。


按照教育部此前公布的2021年全国高考的本科录取率41.63%的比例推算,到2040年参加高考的这600余万名考生中,能考上本科的学生仅有约249万余人。即便是按照去年甘肃省的最高录取率60%计算,2022年出生的大学本科学子规模也仅365万左右。



图据中国教育在线


据教育部去年9月发布的《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共有高等学校3012所。其中,普通本科学校1238所(含独立学院164所),比上年减少11所。以365万余名的生源规模,在当前的招录比例之下,或将难以覆盖高校的招生所需。


“从当下的幼儿园,到未来的中小学,乃至高等学校,都将面临生源短缺的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指出,按照当前的人口数量发展趋势,如果继续执行当前的招录政策,那么高校将面临生源不足的情况。


中国社会科学院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此前也撰文分析,从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到第八次全国人口普查之间的十年,将会经历由于初中和高中教育阶段学龄人口占比下降,导致初级中学和普通高级中学数量减少的过程。在青年人口转型过程中,大学专科和大学本科的招生生源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上述人口专家指出,985大学扩招是有限的,我们需要的是高质量的学校,“有一些院校在未来缩减甚至消失是正常的,最终大浪淘沙,高质量的留下,低质量的淘汰。”


专家称低效能学府面临关停压力


在储朝晖看来,在“生源蛋糕”缩小的背景下,未来谁会面临办学阻力甚至“关门”,至今并不能简单下定论。但从趋势来说,其中不能满足社会人才需求,效能低下,办学质量较差的学校,更大概率会首先陷入“生源危机”。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也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指出,不同类型的高校受出生人口下滑的影响差异很大。好的大学招生没问题,未来招生生源受影响较大的高校是高职院校、民办高校。“即便未来参加高考的人数会较当下锐减,有部分学校面临关停压力,但也不会出现‘考大学无竞争,人人上大学’的局面。”超朝晖同时分析指出,一方面并非每个人都有上大学的意愿:“有的人会主动选择职校等或提前就业。”


另一方面,储朝晖表示,从国际上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何阶段,优质教育资源依旧竞争激烈。“未来高等教育普及率提升会是必然趋势,愿意上大学群体的机会会提高很多,但这并不意味着竞争的减弱,好的大学依旧会是白热化竞争。”储朝晖说。


在国际上,低生育率下“高考难”的情况并不罕见。以韩国为例,根据韩国统计局近期发布的数据,韩国2022年出生人口比前一年减少4.4%,创韩国有相关记录以来新低。相较于中国,韩国更早进入低生育境遇,但韩国优质教育的考学竞争依旧白热化。数据显示,韩国本科录取率约为50%,但其中仅2%的学生能进入韩国顶尖院校。而在储朝晖看来,中国未来顶尖学府的竞争压力也同样不会消失。


因此储朝晖看来,无论任何阶段,高校的办学生命力与教育教学质量直接挂钩。所以高校未来的办学思想,不应该在增加重复科目、专业、学院等扩招方向上下功夫,应当极力减少求大求全的专业设定,而是锚定一个或多个办学特色项目,做好分层教育、特色教育,提供社会需求的运用型教育。


红星新闻记者 杨雨奇 胡伊文


编辑 邱添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1975212473,邮箱:1975212473@qq.com。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