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搜索
网站导航: 资讯 视频 酷站 下载 上网导航 流量交换
标签: 鱼坛服务端Shopping沙特全国放假1天仅此一辆退群保留聊天记录功能排行9个0.5.2批处理C罗炮轰曼联东方6+1图片编辑7月12日西游记后传毕业

新冠风暴下的妇产科:捱过了第一轮冲击,面临一场持久战

时间:2023-01-04 01:52:10 阅读:48 评论:0

1.jpg

 2022年4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东院区,针对来自封控、管控区孕产妇的就诊需求,这里专门建设了筛查诊区。

  孕妈妈祝祺回忆,自己是在12月11日左右有了新冠感染的症状。


  祝祺怀孕快7个月了。她家在北京朝阳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还有丈夫和4岁的女儿。生病的那几天,她最高烧到38.5度,“刀片嗓”、持续的咳嗽和呕吐都一一找上门来了。


  网络上,不少和祝祺一样在孕期感染新冠的孕妇写下了自己的经历,有些比她的情况还要更危急。发烧和生产痛叠加非常普遍,高烧不退被迫选择剖腹产,羊水浑浊,人手不足请不到护工……孕妈们不得不咬紧牙关捱过意料之外的狼狈时刻。


  自12月初,全国各地陆续宣布放开疫情管控。医院的产科与孕妇成为了首当其冲受到阳性浪潮冲击的群体之一。当大多数人给疫情笼罩的生活按下暂停键,孕妇和产科医生们却没有“停下来”的选择。尽管捱过了第一轮冲击,但眼下仍面临着一场持久战。


  孕期阳了


  情况比平常更复杂


  祝祺所就诊的医院,产科拉了一个产检群,方便交流。北京的阳性病人多起来之后,医护人员会在群里给大家打些预防针,告诉大家不用太紧张。


  “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没有肚子不舒服的情况,就不必要来医院,医院现在风险很大。”护士这样叮嘱。


  因此,自有症状那天起,祝祺就一直留在家里。先是发烧,所幸最高温停在了38.5度,吃了两次退烧药之后,体温顺利降下去了。之后,她开始头疼,又扛了两天的“刀片嗓”。生病的头一个星期,祝祺每天都在吐,有时每天一次,有时两次。她始终没胃口,什么饭菜都吃不下。


  而怀孕期间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丈夫比她晚了两天出现症状,持续低烧。那几天家里没人有力气做饭和照顾孩子,“不然点外卖吧。”祝祺提议。


  然而,就在那个时间段里,她家所在的常营片区遭受了大面积的疫情冲击,外卖小哥集中倒下,平台运力不足,外卖无人可送。症状相对轻一些的丈夫不得不下楼买菜,因为担心会传染给别人,下楼时提心吊胆的,把能做的防护都做上了。家里的餐桌上,那几天就是简单的粥或者清汤挂面。


  “正常来说,孕妇是该多吃些鸡蛋鱼肉之类的。但那一周我也没吃什么有营养的饭菜,一周瘦了好几斤。”祝祺回忆。


  用药方面也有困难。祝祺有比较严重的孕期贫血症状,一直吃着药。阳了之后,她身体实在难受,就把这些药都停了。新冠症状方面,因为孕期用药禁忌,止咳药化痰药她都没敢吃,只在高烧时吃了对乙酰氨基酚片降温。只能生生扛过新冠折磨的祝祺,发展成了包括父母公婆在内的一大家子里,症状最严重的一个。


  《中国慈善家》搜索各社交平台发现,自12月中下旬起,不少孕妇都在网络上讲述了自己孕期感染新冠的经历,甚至有一些经历了临近生产时转阳的危险情况。“女儿出生的第一次核酸,幸好宝宝没感染……这次阳了发烧才来医院,因为高烧不退,为了宝宝健康被迫剖腹产。”广东一位孕妇在微博上写,“谁能想到呢,在疫情开放的节骨眼,我们成了第一批阳了的孕妈。”


  另一位江苏孕妇同样因为阳性影响而做了剖腹产:“发着高烧剖腹产,得知阳了,由于高烧羊水浑浊,宝宝进新生儿科住院了,她还这么小,希望她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家里人也基本都阳了,宝宝出院都不知道谁能照顾。”


  产妇们的社交媒体账号里,能见到各种有关痛苦的表述。“月子坐得稀碎,腰酸背痛头晕伤口疼。”“每咳嗽一声,刀口都快裂开了。”“疼到后槽牙被我咬松一颗。”

2.jpg

2022年4月,北京,某医院妇产科候诊区。2022年4月,北京,某医院妇产科候诊区。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以下简称浙大妇院)管理人员郑文诚告诉《中国慈善家》,产妇的确是比较容易染上新冠的人群,而且一旦感染,病征表现可能会比一般人更加复杂。


  “产妇发烧的时候,容易引起肚子里小孩的胎心改变。因为母体体温升高了以后,小孩子就会随着心率增快,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郑文诚说,还有一些产妇本身有心脏病等合并症,新冠愈后的身体状况也会变差。


  “有些患者甚至会出现类宫内窘迫的情况,就想赶紧生出来。医生可能建议继续等待足日生产,但产妇会觉得,与其这样不明确不如提前剖宫产。因为生出来孩子状况好不好,都是未知数,医生也不能保证。这就导致剖宫产的小孩会比以往有所增加。”郑文诚告诉《中国慈善家》。


  12月29日,浙大妇院就出现了一位状况危急的孕妇。新冠影响到了她的氧合指标,导致了比较严重的缺氧症状。“不吸氧的时候,血氧饱和度只有50%,这是比较严重的情况。”郑文诚说,“后来我们就做了剖宫产,还好整个过程比较平稳,大人小孩都安全。她已经转移到ICU去观察了,目前情况比较稳定。”


  《中国慈善家》采访北京、山东、河南、浙江多地的妇产科医生后发现,不同地区和医院的患者情况有一定差距。受访的妇幼保健院在12月接诊的孕妇均情况比较稳定,即使感染新冠,通过与一般人相同的对症处理即可退烧,对怀孕和生产影响不大。而在开设发热门诊的大型产科医院和综合医院,孕妇感染率更高,症状严重的病例也更多。


  “在我们医院,妇科的病人已经少了很多,但产科就诊人数下降不明显。因为产科的病人,不管你想还是不想到医院来,到了需要检查的时候,都只能到医院来。”郑文诚说,“我们这个月接诊的产妇感染的比例不低,症状也比较明显,好在目前还没有出现因新冠死亡或产生严重后遗症的病例。”


  血库告急


  疫情的突然冲击下,街头献血的人也骤减了。


  原因一是阳性感染者增多而无法献血;二是居家办公者多,单位和学校等很难再组织集体的无偿献血活动。这导致各地医院出现了明显的血源紧张情况,广州、杭州等城市均已由市政府、省卫健委、省红十字会等单位发出倡议,鼓励有条件的市民近期参与献血。


  对于上手术台的孕妇来说,血源不足意味着危险可能会随时降临。广东网友马先生即在网络上求助:“我爱人现在怀孕九个月了,因前两天产检,阳了,导致血小板下降到个位数,今天上升到25,医生建议赶紧剖腹产。但是现在医院血库血小板告急,紧需O型血小板。我爱人目前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留院观察,等血小板到了就可以进产房了。胎儿情况不太好,不能再拖,拜托大家帮忙,帮助我们的宝宝平安来到这个世界。”马先生附上了附近的献血站地址和联系方式,并承诺会报销献血人的车费和营养费。


  12月27日,《中国慈善家》联系上马先生,他表示医院方已经顺利解决了血源问题,目前妻子刚刚生产,已转危为安,自己正在陪护。


  对于每天要处理多台手术的产科来说,临床血液供应面临巨大压力。郑文诚确认了这个问题的存在。


  “12月24日的时候,院里的医生来跟我说,现在血源非常紧张,能不能把自体输血的指征放宽一点?自体输血就是说,把剖宫产期间病人自己出的血再收集回来,经过专业的处理之后再回输。”郑文诚解释道,“我们现在适当放宽了一些指征标准,把自体输血技术作为一个主要的应对措施,来解决目前血源比较紧张的问题。”


  郑文诚表示,本月浙大妇院内还没有出现大出血的孕妇病例。“目前(血库)基本能将就对付,但有一些隐患,如果突然碰到非常严重的大出血情况,可能就会有问题。”


  河南某县城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徐青告诉《中国慈善家》,他们也同样接到了血库紧张的通知。“我们的备血方也说了,现在得动员家属献血。能不用(输血)尽量不用,因为血源比较紧张。我们这样的基层医院,接诊的孕妇状况还比较稳定,最近还没有特别需要用血的情况。我们也通知孕妇,疫情期间血源比较紧张,能早点用药的早点用药,要预防比较极端的用血情况。”


2021年8月,河南商丘,一位孕妇正在排队等待第三轮核酸检测。2021年8月,河南商丘,一位孕妇正在排队等待第三轮核酸检测。

  挺过首波冲击


  但仍面临巨大压力


  尽管各地的产科医生们的接诊状况有所差别,但提到近一个月来产科面临的现实情况,医生们都异口同声表示压力非常大。


  “疫情期间我们接诊的阳性孕妇还是很多的,所以大夫也都倒了。最近我们的一台手术患者阳了,整个手术室的护士和大夫全都被传染了。”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妇产科门诊的一位护士告诉《中国慈善家》,“孕妇是高危人群,新冠造成危险情况的几率会比别人要大一些,不管阳不阳,我们都会接诊。这样一来,大夫们该阳的都阳了,现在科室就只有一个坐诊的大夫。”


  处同一城市的济南妇幼保健院,接诊的阳性产妇情况相对稳定。但即使如此,医生们也因为新冠感染不得不承担更大的工作压力。该院妇产科医生陈羽告诉《中国慈善家》,单位医生们集中在12月中旬被感染,那段时间,平日里七八个人的班只能一两个人来值。陈羽因为感染后症状相对严重,在家里隔离了十天,现在已恢复正常上班。“我们一般是不发烧了之后,就会回去值班,因为上班的人太少了。现在一天接诊的患者大概在40至60人之间,一两个人值班的话,就只能加班硬撑着。”


  郑文诚所在的浙大妇院,目前已经约有80%-90%的员工感染过新冠。“疫情管控放开后大概三四天时间,我们医院就有一半左右的医生中招了。”他回忆,“第一个礼拜战斗性减员就很明显,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医生没办法来上班,造成的临床工作压力确实很大。”


  目前,他们已经逐渐挺过了开放后首波新冠感染的冲击。第一批感染的医生逐渐转阴,慢慢开始恢复上班。医生的防护措施已经降级,不再穿戴防护服,而是选择佩戴N95口罩进行必要的防护。产科接诊病人也不再按照阴性阳性严格区分,以最大限度提高诊疗效率,减少因为新冠阳性而耽误诊治的情况。“现在就是解决症状为主,交叉感染已经放在第二位了。”郑文诚坦言,也正因如此,院内医生的感染率很高。


  为了应对仍将持续的疫情压力,浙大妇院内临时调配了一个楼层,新设了发热门诊。发热门诊的建设对于就诊者来说更加友好,但院方的压力则非常大。“开一个发热门诊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发热门诊非常特殊,为了防止传染,院内区域划分和流通的管控要求很高,所以说开出一个发热门诊,对医务人员的工作人员的数量、区域的设置、设备的添加都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短期之内把它开出来真的非常不容易。”郑文诚说,院内的ICU床位也由10张增至超过40张,并调配了更多医生接受培训,援助ICU病房,做足准备以应对更多的重症病例。


  未来是一场持久战。祝祺所在的产检群里,12月28日那天,又有孕妇发消息,说自己抗原阳了。群里的医师在线为这位孕妇做了登记。祝祺看到她的群昵称备注,显示预产期是1月10日。要上手术台的日期已经很近了,祝祺看到时,心里也浮现一些担忧。



  另一头的产科医生们也难掩疲惫。采访中,徐青提到自己11月的工资还一直没有下发,“防疫物资的花费也是从工资里面扣的,工作拼命地干了,扣完也不剩多少钱了。”


  徐青说自己很幸运,到现在还没有感染新冠。她也是科室里唯一一个还没阳过的医生。但是这也意味着,她要在大家都倒下的时候加班、带队。“其实身体也是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但一直在撑着上班,因为我是主任嘛,我们科缺医生,谁有事了生病了我就得顶他的班,还得动员大家来上班,现在就是很劳累的状态。”


  她所在的妇幼保健院,在近期刚刚恢复了双人值班制度,这意味着先前因阳性倒下的医生们,已经能渐渐回到岗位。产科挺过了那段最难的真空期,但徐青还没办法休息,每天的问诊、查房和胎心、手术和护理还要继续。县城里,强烈的疫情冲击峰似乎尚未抵达,但徐青已经有些疲惫了。她说,希望在未来医生们的待遇能提高些,也希望新冠过后,大家还能记得医生们的坚持和付出。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1975212473,邮箱:1975212473@qq.com。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